登录  |  注册
首页 > 考研人物

带双目失明的母亲到哈工大读研究生

2017年09月13日来源:哈尔滨日报

初秋哈尔滨的清晨,宁静但有些许的寒意。早上5点多,吴步晨打开灯,把头天晚上准备好的早餐放到锅里热上。做早餐的间隙,吴步晨把家里打扫一番,干活时尽量轻手轻脚,因为他不知道妈妈醒没醒来。屋子里只有饭锅里发出的咕嘟声。此时,离他前一天晚上睡下不到6个小时。第一次带着失明的妈妈到哈尔滨求学,一切都还那么陌生,他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初见吴步晨,是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教学楼里。小伙子个子不算高,总是害羞地低着头,不跟他说话,他好像永远不会先张口。走进教室,一抹阳光透过玻璃斜斜地射进来,暖暖地铺在讲台上。阳光里,小伙子打开了话匣子。

母亲失明父亲出走 他11岁独自撑起家

1995年10月31日,吴步晨出生在安徽省巢湖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在他11岁的时候,母亲患上脑膜瘤重病,高额的手术费用让本就不宽裕的家几乎一贫如洗。

由于脑膜瘤压迫视神经时间过长,母亲的视神经萎缩导致双目失明,失去了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不堪生活压力的父亲甩下了一句“我出去打工挣钱”,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刚开始的时候还盼着爸爸能够回来,但时间长了我就不盼了,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妈妈。”说起这些,吴步晨的眼里泛起了泪花,但充满了坚定。

家庭经历变故的时候吴步晨还小,他瘦弱的肩膀开始挑起照料母亲的重担,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吴步晨不但要照料安慰深陷黑暗痛苦中的母亲,还要倍加勤奋地学习,他想通过学习改变自己与母亲的命运。上了高中,他开始在当地辅导班打工,每个月打工的900多元钱是母子俩大部分的生活来源。在高考前一个月,母亲的病复发了,吴步晨带着母亲去北京治病,直到高考前一周才回到学校复习考试。天道酬勤,当年,他以587分的优异成绩被中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录取。

春去秋来,日子就这样叠着日子,问题同样叠着问题。可几年下来,吴步晨硬是靠着心里的那股子坚毅,克服了同龄孩子不曾经历的种种困难。

带母求学打三份工 只为母亲过得更好

录取通知书下来那一刻,吴步晨就已决定带着母亲到长沙念书。

在中南大学读本科的时候,吴步晨的日常生活是这样的:早上起来为双目失明的母亲做早餐、帮助母亲洗脸梳头、打扫房间,然后再花半个小时骑自行车从出租屋赶到教室上课,下课后买菜回家做饭,再温习功课,下午继续上课,上完课赶回家做晚餐,晚上做家教。吴步晨妈妈告诉记者,儿子基本上的家常菜都会做,自己最喜欢他做的柿子炒鸡蛋,经过了11年的“厨艺”锻炼,吴步晨十分钟就可以给母亲做出两个菜的一顿饭。

“他是铁人”,同学这样评价吴步晨。大三开始,吴步晨一周打三份工,每天晚上给母亲做完饭就骑着车子去做家教,一直到晚上10点半才回家。母亲无法出门,他买来二手收音机和电视机,让母亲听听声音打发寂寞。母亲身体很虚弱,隔三差五就生病,他还要不停地在学校和医院间来回跑。虽然又累又乏,但是一想到房租、母亲的医药费、买菜钱、水电费,他必须打起精神。

为了让母亲能够安全顺利地达到住房里的每个角落,他在屋子里给母亲做了简易的无障碍设施,在携母求学的几年时间里,他就是母亲的双眼。

求学路上每个阶段 都有好心人伸援手

汗水与泪水为吴步晨换来了各种国家级、校级奖学金及各类荣誉称号与表彰,还有物理、化学、数学、测绘等多学科竞赛奖。今年,吴步晨以专业排名前十的优异成绩保研到哈工大。

“虽然命运带给我很多挫折,但我遇到的人给我带来了无限温暖。”吴步晨告诉记者,在求学的道路上,无论是哪一个阶段,学校和社会都给予了他很多关心和帮助。在本科学校入学时候,学校就根据他的实际情况给予学费减免,并为其提供一套校内周转房,更有老师给予他经济上的支持。

爱心同样在冰城得到了延续——吴步晨所在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导师赖马树金了解到吴步晨的情况,在吴步晨报到前就打去电话沟通,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在学校附近寻找,终于帮吴步晨和母亲租了一楼一间两室的房子,并交了一年的租金,租住屋离吴步晨上课的地方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达。细心的师母还给吴步晨和母亲买齐了被褥、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

8月6日,吴步晨所在中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3名老师陪着他一起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专门召开了“吴步晨帮扶交接会”,为其设立专项资助,提供合适的助管岗位,整合校友和企业资源,为吴步晨提供经济支持,并在学院范围内招聘志愿者,定期为吴步晨的母亲提供一对一志愿服务,减轻吴步晨的负担。

怀着一颗感恩之心 孝敬母亲报答社会

饮水思源,吴步晨对这些曾经给予他帮助的人记得很清楚,他说之所以记住是为了感恩和回馈。本科学业期间吴步晨只要有空就去参加敬老院和文明城市的志愿服务,在哈尔滨,他表示要尽可能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回馈社会。

刚从长沙来到哈尔滨,吴步晨就带着母亲去了中央大街,他给母亲当起讲解员,讲解中央大街的历史,还拉着母亲的手抚摸中央大街的面包石。他告诉记者,希望以后可以继续读哈工大的博士,要用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给妈妈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寒来暑往,教室中的吴步晨回想起与妈妈共同走过的时光,会不经意间微笑,就像在放松地讲着一个故事。拾起记忆中的碎片,吴步晨坐在妈妈身边沉思默想,一起听着院落中风沙沙吹过。恍惚间,仿佛回到本科报到前那一个旭日东升的早晨,吴步晨拉着妈妈的手,坚定地说:“妈,跟我走。”

招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