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研人物

探访青岛“考研族”:备考似重历高考 手机成诱惑

2017年10月30日来源:青岛日报

“大四不考研 天天像过年”,在“考研族”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而选择了考研,就选择了告别安逸、披星戴月。自习室里,相同的是“刷刷”的翻书声,不同的是每个人“酸甜苦辣”的故事。

专心备考 不再在乎美丑

接连两天考研预报名失败,青岛农业大学大四学生付恩羽已是焦头烂额。“我和3个小伙伴在网吧报名,因为这里网速更快,结果他们都成功了,只有我一直失败,后来四台电脑同时给我报名,依然报不上。”当电脑提示“网费耗尽,需要充值”时,付恩羽狠拍了一下桌子,气愤的喊了一句“我不报了”。然而这只是气话,在预报名的最后一天,付恩羽还是早早的守在电脑旁,在网页弹出报名成功的那一刹那,松了一口气。

付恩羽报考东华大学化学专业。向来爱美的她秉承着“不化妆不出门”的原则,然而自6月全身心备考以来,为了节约时间,她已和她的化妆品说再见了。每天六点闹钟一响,准时起床,穿上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拎着装满热水的暖壶,奔向自习室。“我现在都减少洗头发的次数了。大家都专心复习,谁还在乎美丑呢。”她笑着告诉记者。

付恩羽有固定的自习室和座位,“好多同学每天都要去图书馆和自习室占座,没有座位的时候,只能打‘游击战’。”每天有研友自觉地在自习室的黑板上书写“距考研还XX天”几个大字,当天数由三位数字变成两位数字的时候,当九十几天变成八十几天的时候,便是付恩羽最焦虑的时候。“越焦虑,就越学不进去。这种时候就得调整心态,让自己放松下来。”她放松的方法很简单,到自习室外的平台,坐在随身携带的小板凳上,面对墙壁,大声背诵,或是英语单词、或是政治习题。付恩羽给自己制定了每日计划,完成一项就画个对号,每次画对号的时候便是她一天中最满足的时候。

考研学生大多过着宿舍、食堂、自习室“三点一线”的生活,而付恩羽却是宿舍自习室两点一线,提前订好外卖,把午饭送到宿舍楼下,只为10分钟吃完饭后能在床上休息半个小时。晚饭则由外卖直接送到自习室。每天长达13个小时的复习折磨着这个自高中起就患有颈椎病和腰肌劳损的姑娘。她说:“最近又复发了,如果不是因为它们,我中午就能像其他人一样趴在自习室的桌上小眯一会了。”

考研绝不能一个人战斗,付恩羽的室友多数考研。她们是学习伙伴,会随时分享考研资料和考试信息,也在暗地里较着劲。“偶尔会瞄一眼她们学的怎么样了,做了多少题了。如果自己比他们进度慢,就默默地加把劲。”

自习室每晚十点半关门,通常十点左右就会有阿姨来“清人”,研友们陆陆续续都撤了,付恩羽往往是坚守到最后的那一批。 她说:“我绝不是最刻苦的那一个,经常半夜睡醒一觉之后发现宿舍走廊里还有人在学习。”

一场持久战 需要强壮的身体

也是晚上10点,张冲从青岛科技大学四方校区的自习室走到不远处的操场,与室友约好,在昏暗的灯光下,跑了一圈又一圈。他说:“考研耗神又费力,需要一个强壮的身体才能坚持到最后。”对于张冲来说,操场是一个充斥着正能量的地方,每当复习疲倦时,心情低落时,在操场上走走,吹吹风,总能给他治愈的力量。本科学化工专业的他跨专业考复旦大学的法律硕士,明知路途艰难,却也想牟足了劲冲一冲。

半个小时后,张冲回到宿舍,宿舍八人,七人考研,分布在三个不同的自习室。自早上6点半各种出发后,这是这个宿舍一天中人最齐全的时候。“洗漱后,大家说不了几句话就各自上床了,谁也没有力气像过去一样侃天侃地。”考研帮、墨墨背单词……张冲的手机里下载了6个考研软件,而各类娱乐软件几乎已删除。宿舍熄灯后,张冲会用手机软件看会单词,经常抱着手机就睡着了。

早上6点的闹钟一响,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一天和之前备考的每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却似乎又有了什么变化。张冲惆怅地说:“每隔一段时间,我们自习室总有人再也不露面了,考研大军不断有人落队,但我们却听说今年考研人数又要创历史新高。”

一人分饰两角 既是老师又是学生

青岛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的任智翔报考的是北京科技大学的同专业。自去年12月份起就过起了每日泡在自习室16个小时的生活。“去年学长学姐考研结束那天,我趁乱抱着我的资料占领了一个座位,自习室里有着不成文的规矩,谁抢占了先机,这张桌子就是谁的。” 任智翔回忆道。

自习室并非考研专用,而是课程设计教室,它们的‘主人们’通常在期末时才会频繁露面。任智翔说:“他们讨论他们的,我们戴上耳机,两拨人在同一个教室里以这种方式融洽相处。也总好过去图书馆打‘游击’。”曾有几天,这间教室被用作考试教室,任智翔只得去图书馆学习,中午吃饭回来,发现自己占座的书已经被管理员阿姨扔掉了。“她们也是为了提高座位的利用率。我们一点都不着急,都知道占座的书一般都被扔到女洗手间里,拜托女生给捡回来就好了。”

任智翔的数学基础薄弱,数学也是最耗费他精力的一门。数学科目的辅导书通常又厚有大,任智翔的数学辅导书满是翻阅的痕迹,和真题、专业课本、其它辅导书一起被堆成厚厚的一摞。这和他当年准备踏入高考战场时的情况很像。任智翔说:“只不过高考会有老师给安排计划,而现在自己分饰两角,既是老师又是学生,自己给自己制定计划,却不知道这个计划对不对。”

除了自己,任智翔还有一个老师,去年考入北京科技大学材料与工程专业的“亲”学长。每个星期都专门抽出3个小时无偿为任智翔补习专业课。“真希望能和他前后脚上北科。有人说考研让人越来越孤单,因为断掉了从前的社交活动。但是对我来说,考研反而扩大了我的‘朋友圈’,自习室里汇聚了多个专业的‘考研党’,几个月的相处,分享,互助,从点头之交变成了‘患难与共’的朋友。” 任智翔说。

对“考研族”来说,手机是巨大的诱惑。为了不让手机“添乱”,锻炼自己的专注力。任智翔在手机里下载了软件“Forest”。将树籽埋进“Forest”的土里,设置时间后,Forest 会默默倒计时,除了锁屏之外,只要屏幕画面离开 Forest,无论是跳回桌面还是跑去其他应用,都会直接导致树木枯死。任智翔说:“我通常会设置2个小时,这期间不玩手机,也不喝水,不起身,只要没做到,就点应用上的放弃,树会枯死,我也会很内疚。没成活一棵树,就会生成相应的金币,当攒到2500个金币时,就可以在现实中种一棵树,在考试之前,我能实现这个目标。”(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郭菁荔)

招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