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职场创业

大学生村官CEO

2011年08月09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大学生?村官?企业老总?
    
    这些看似“矛盾”的身份,集中在刘荣华一人身上。
    
    刘刚当选为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百禄镇副镇长三个月。
    
    彼时,他通过市委和县委组织部的考核,在公选中成为了“副科”。再往前四年,大学毕业后的刘荣华来到百禄镇,在村官任上一步一个脚印,历任南房村村委会主任助理、村委会主任、村委会副书记兼主任、村委会书记兼主任。
    
    在任职村官的同时,为了帮当地致富,他成立了两家自主创业的公司,兼任两公司总经理。
    
    类似的事情在江苏并不鲜见。
    
    和刘荣华首批的1011名大学生村官,有了不同程度的发展,村官在帮助当地致富方面贡献了力量。
    
    总体看,江苏省迄今集中选聘的11660名大学生村官中,近3700人继续担任村(社区)两委正、副职。其中同时担任企业发起人、负责人也有一定比例。
    
    采访中不只一个专家对村官制度给予肯定,但同时提请尽快完善相关政策,使得企业成型稳定后,村官正式进入公务员序列后,能和企业具体经营管理及时脱钩,过渡到政策引导上来。
    
    村官创业
    
    村官道路,刘荣华已走了近四年。
    
    2007年,江苏省在全国率先启动的“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工程,从全省高校中择优录取了1011名大学生到经济贫困村任职,出任村委会副书记或村主任助理。
    
    彼时,从淮海工学院食品工程专业毕业的刘荣华选择了报考。与通常认为通过此走上从政道路的设想不同,当初他的想法异常简单,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好的载体和条件,进行创业。
    
    “因为是到经济薄弱村任职,那时我想,通过创业带动群民致富特别重要,而这政府也鼓励。”刘对本报记者表示。
    
    这是他作为“官”对所处环境的初步理解。
    
    刘的家乡来自江苏宜兴,家族中有人经商,在到南房村做“村官”不久,充分了解当地资源后,他和家人提及自己创业的想法,于是,家族几乎没什么犹豫就为他提供了启动资金。刘荣华以10万元启动了针织羊毛衫厂,并以其名字“荣华”命名。尽管是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但来料加工的创业是成功的,吸纳了村里100多名留守妇女每月可拿到1200元的工资。
    
    企业运营还不错。在创业当年,南房村就在连云港率先摘掉了贫困村帽子,刘荣华因此赢得了组织和村民的信任,得以在政治上进步,成为村委会副主任。
    
    那时候责任也在上升。刘荣华开始想更多的办法,发展当地经济。
    
    2009年3月,刘荣华成立了花木合作社,流转了村里250亩土地作为花木种植基地,统一种植管理贩售,从而使得村集体和村民收入又一次提升。
    
    伴随着创业企业的再次成功,刘荣华也因此在3年期满后当选为村委会书记兼主任。
    
    在所指导的企业初步成功后,刘荣华没有忘记自己的政治角色,在村“两委”换届选举的演讲上,他提出每年从两个创业项目的直接收益中提取2%作为“爱心基金”,资助本村籍的贫困学生。
    
    因此种种,2010年3月,刘荣华被提拔为百禄镇副镇长,并分管经济建设(部分)、信访等多个领域。
    
    本报获悉,提拔中,上级组织部门在与刘荣华的谈话中,并未涉及到他在所创办企业的去留话题,作为副镇长的他,仍兼顾着这两企业的总经理。
    
    对于刘荣华的任命,连云港市委组织部综合干部处处长胡滨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三年聘期满的村官中,已有23人担任副乡镇长,“通过公选方式选拔的,这符合干部选拔任用程序。”
    
    而据本报了解到,进入到一级政府序列,并成为领导班子成员,意味着村官们已是基层“公务员”;同时,23人几乎都同时保持着企业CEO的身份。
    
    几年来有所成绩的村官并不少。江苏省委组织部披露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开始的首批村官项目3年期满后,1011个村官中有507人续签合同继续留村任职,205人考上公务员,174人进入企事业单位,15人考取研究生,110人自主创业或自谋职业。
    
    谁的企业?
    
    刘荣华的企业在注册和发展壮大时,其法人代表均为其本人,这意味着企业性质为“私有”。
    
    在连云港市委组织部5月23日的调研会上,刘荣华表示,“我愿意把企业无偿捐献给村里”。他甚至对记者表示,自己下一步怎么走由组织上决定。
    
    但企业的运转并不能因此停下来。2010年5月,两个企业分别获得了江苏银行连云港分行各10万元的贷款。
    
    据了解,该贷款由江苏银行响应中组部和省里鼓励大学生村官扎根基层、干事创业的政策而推出,不需要任何抵押,仅凭“大学生村官”身份就可获得最高10万元贷款;在地方实践中还把这纳入小额担保贷款范围中,由财政部门适当贴息。本报获悉,随着江苏省再担保公司的加入,村官贷的成本将进一步降低。
    
    江苏银行董事长黄志伟对本报记者表示,“村官贷到目前无一不良贷款,银行以此项目融入新农村建设,市场极大。”
    
    数据显示,目前江苏省集中选聘的大学生村官已有11660人。
    
    本报获悉,村官贷工程实施后,江苏银行连云港分行已发出了近2000万元的贷款,直接新推动了38个创业项目,这其中,包含了多名已是“副镇长”身份的大学生村官。
    
    同样,对于村官贷款也有解释,“具体到一个项目,是对个人创业的贷款支持,但从长远看,则是对地方的支持”,江苏银行连云港分行行长陆岷峰对本报记者表示。
    
    但这样的发展,银行人士略有担忧。
    
    忧虑的是,尽管银行对此项目采取了“一年一授信”的期限,但贷款者身份的变化仍会带来不确定性,“以最坏的打算看,如果脱离了村官身份,且企业倒闭仍在贷款期限内,如何界定就成了问题。”江苏银行连云港分行零售部总经理杨健对本报表示。
    
    另一方面,如果企业做大做强,甚至进军资本市场上,其企业和股东组成就更加复杂。
    
    当然采访中也有专家表示理解。
    
    他们认为村官进入当地初期,要带头致富,难免在企业亲力亲为,以企业负责人身份过问企业,也确实能更快地推动企业发展起来,但关键是一旦企业成型,政治意义上的村官应该与商业上的经营及时脱钩,区别清楚个人贡献与集体贡献。
    
    连云港市委党校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建议,一旦村官们“高升”,“企业应由他们的家族近亲来接手,可转为地方招商引资的项目,同样可为地方带来贡献”。
    
    村官梯队
    
    本报记者获悉,在村官们政治上进步的同时,如何厘清创业者“商”与身份“政”的问题,已经引起了江苏高层的重视,目前一些县市已在探索解决途径。
    
    宿迁市泗洪县的做法是,对大学生村官办得好、已上规模的企业,采取了股份制做法。
    
    具体是“以市场为主,吸引其他各种包括国有、集体资本的加入,扩大企业注册资本,保留村官们的股份权益,并占据一定的比例”。
    
    泗洪县一位领导介绍,村官进入公务员队伍后,可以选择以股份兑换收益,以彻底脱离企业;也可以继续保留股份。
    
    “继续保留的,则在作为公务员身份的期限内,不得兑换,并且需要进行公示。”该领导这样强调。
    
    在地方的实践中,对于经组织同意占股,但已提拔进入乡镇领导班子的部分大学生村官,则原则上采取了异地任职以避嫌。
    
    不过,记者获悉,泗洪这一学习“美国经验”(“企业高管到政府高管”)的模式还只是探索,可否推广仍待观察,“毕竟村官工程才实施了一届,还需要时间仔细完善。”
    
    但总体上,经过三四年实践后,村官们确实带领各个乡村取得较好的发展成绩,由此也坚定了该制度探索推进的决心。
    
    知情人士介绍,下一步,政府部门的总体考虑是构建大学生村官梯队,这就意味着以现有大学生村官为载体的村,将逐步以“正、负、助理”格局配全村官。
    
    “一旦一个村官向上走,则另一个就顺理成章地"转正"补上去,这种过渡有利于整个村官集体的提升;同时对于其创办的企业也是一个好的过渡和继承。”上述领导称。
招生信息
近期热点
考研常识